把书架子和书箱砌成了一座象牙之塔
2019-11-29 08:4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南宋时,金国的作者就嫌宋诗衰于前古遂鄙薄而不道,从此以后,宋诗也颇尝过世态炎凉或者市价涨落的滋味。在明代,苏平认为宋人的近体诗只有一首可取,而那一首还有毛病;李攀龙甚至在一部从商周直到本朝诗歌的选本里,把明诗直接唐诗,宋诗半个字也插不进。明代中叶以后的作者又把宋诗抬出来,例如公安派捧得宋诗超过盛唐诗,捧得苏轼高出杜甫。在晚清,同光体提倡宋诗,尤其推尊江西派,宋代诗人就此身价十倍。这些旧事不必多提,不过它们包含一个教训,使我们明白:批评该有分寸,不要失掉了适当的比例感。

据说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在东宫的时候,每听到他父王在外国打胜仗的消息,就要发愁,生怕全世界都给他老子征服了,自己这样一位英雄将来没有用武之地。紧跟着伟大的诗歌创作时代而起来的诗人准有类似的感想。当然,诗歌的世界是无边无际的,不过,前人占领的疆域愈广,继承者要开拓版图,就得配备更大的人力物力,出征得愈加辽远,否则他至多是个守成之主,不能算光大前业之君。所以,前代诗歌的造诣不但是传给后人的产业,而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向后人挑衅,试试他们能不能后来居上,或者别开生面。假如后人没出息,接受不了这种挑衅,那么这笔遗产很容易贻祸子孙,养成了贪吃懒做的膏粱纨绔。有唐诗作榜样是宋人的大幸,也是宋人的大不幸。瞧不起宋诗的明人说它学唐诗而不像唐诗。这句话并不错,只是他们不懂这一点不像之处恰恰就是宋诗的创造性和价值所在。宋人能够把唐人修筑的道路延长了,疏凿的河流加深了,可是不曾冒险开荒,没有去发现新天地。用宋代文学批评的术语来说,凭借了唐诗,宋代作者在诗歌的小结裹方面有了很多发明和成功的尝试,譬如某一个意思写得比唐人透彻,某一个字眼或句法从唐人那里来而比他们工稳,然而在大判断或者艺术的整个方向上没有什么特著的转变,风格和意境虽不寄生在杜甫、韩愈、白居易或贾岛、姚合等人的身上,总多多少少落在他们的势力圈里。

21.[成就]宋诗并不是完全模仿唐诗,而是在唐诗的基础上加以拓展和深化。[不足]在整个艺术的发方向上,没有创新,基本是延续唐诗的风格和意境。

从古人各种著作里收集自己诗歌的材料和词句,从古人的诗里孳生出自己的诗来,把书架子和书箱砌成了一座象牙之塔,偶尔向人生现实居高临远的凭栏眺望一番,内容就愈来愈贫薄,形式也愈变愈严密。偏重形式的古典主义发达到极端,可以使作者丧失了对具体事物的感受性,对外界视而不见,恰像玻璃缸里的金鱼,生活在一种透明的隔离状态里。

22.错将流当作源,不是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的灵感,而是从古人的诗作中孳生出自己的诗作。

把末流当作本源的风气仿佛是宋代诗人里的流行性感冒。嫌孟浩然无材料的苏轼有这种倾向,把古人好对偶用尽的陆游更有这种倾向;不但西昆体害这个毛病,江西派也害这个毛病,而且反对江西派的四灵竟传染着同样的毛病。他们给这种习气的定义是:资书以为诗,后人直率的解释是:除却书本子,则更无诗。宋代诗人的现实感虽然没有完全沉没在文山字海里,但是有时也已经像李逵假洑水,探头探脑的挣扎。

毛泽东同志早指出: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过去的文艺作品不是源而是流,是古人和外国人根据他们彼时彼地所得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造出来的东西。我们必须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但是继承和借鉴决不可以变成替代自己的创造。宋诗就可以证实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表示出诗歌创作里把流错认为源的危险。这个危险倾向在宋以前早有迹象,但是在宋诗里才大规模的发展,具备了明确的理论,以至于罩盖着后来的元、明、清诗。

如果后代诗人不能后来居上,或者别开生面,那么这笔遗产很容易遗祸子孙,这里说的就是只是模仿和依赖,不能有所创新。a.贪吃懒做不是说认为宋诗不如唐诗。c.这里说的恰恰是只是继承,却不开创。d.文中认为,宋诗还是有所发明创造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8855.cn手机网投平台排行,cc国际网投信誉平台,cc平网投官方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