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闻见溪头哗哗的水声
2019-11-26 06:2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手中捏着几株碧兰,嘴里却在吮吸甘露,似乎长途跋涉,也渴了吧。可不知何处才是终途,仿拂大地时刻变换着,指向又飘忽不定了。生气了,小手不停地摩擦着,时而掌状,时而拳头,几乎没发出声响。

拾一缕清风,一叶载着梦,在天地间流浪。任沧海桑田,依旧如是。用心海深处仅剩的微弱的余火燃亮前方的路。微微感受到还有雾气,浸湿了身子,还有心灵。这天地间有一种东西叫寂寥,或许,此刻,心里的位置便是这样。

踩着梦的足迹,漫步在池边,采一朵莲花,轻轻地化作那芳心的一点,在绿叶起伏的国度里荡漾,在纷华缭绕的花都里嘻嚷,似乎那是梦的故乡。

可不幸又降临了,无端地闯入这定格的国度,以入侵者的身份被迫出境,继续那长征似的漂移。寻找小溪,山涧依稀有人在歌唱,不归,不归是游子与山达成的共鸣。不,那是雏鸟在歌唱,可是在用音符写一封家书?盼南飞的雁儿捎去远方?伫足了,跟着调子继续飘荡,只闻见溪头哗哗的水声,击石的空响,撩起了儿时的记忆,还有一群不知愁的伴侣,闯着四季的门槛,慢慢长大。

小溪总是短暂,因为她没有自己的国度,只能依附江海,而又畏惧,生怕那没有尽头的夜孤身一人,耐得住长夜漫漫吗?叹息了,于是止住了脚步,陪我继续前行。

月在夜幕降临时,升上枝头。瞧这人间的繁华与安宁。都市显得更加纷扰,而偏远的村庄早已熟睡了,正如初生的婴儿,带者小酒窝,腼腆地入了梦乡。如果可以,真想和它一样,可以笑着从黑夜到天明。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8855.cn手机网投平台排行,cc国际网投信誉平台,cc平网投官方网站版权所有